"我该回去了!"她说。 这给广大民众带来深重的灾难

[设计策划] 时间:2019-10-16 06:46 来源:山药炒虾仁网 作者:效果图  点击:81次

我该回去  第10节:第三章 历史上的玄奘和小说中的唐僧(1)

我想我和孙悟空真是有缘,她说他在花果山的一跃可以说是他第一次冒着生命危险完成的事情,她说当年我在拍摄这一幕的时候也是拍摄西游记过程中第一次遇险。我用了17年去饰演电视连续剧《西游记》中孙悟空的角色,我该回去对这部传世之作有着深刻的感情和领悟。《六小龄童品西游》是按原着章回为脉络,我该回去以孙悟空的发展变化——猴的生物性、神的传奇性、人的社会性、佛的神圣性为主线对原着逐步品读。其间除品读原着故事及人物以外,也融入了部分我拍摄电视连续剧《西游记》过程中发生的真实故事。《六小龄童品西游》一书旨在通过对《西游记》的故事情节、艺术形象的拓展,展现原着中隐含的对我们当代人现实生活中的生活哲理与人生智慧的启发价值。

  

吴承恩表面上虽是在描写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她说但实际上却反映了当时封建社会的专制现实,她说有权有势的人对地位低的人或者普通老百姓实行专制统治,而和权势之人有密切关系的人也借助他们的权势行凶作恶,称王称霸,这给广大民众带来深重的灾难。孙悟空固然神勇无比,但也只能打杀没有后台的妖怪,而那些有后台的精怪,在关键时候就会被有权势的人救护,悟空对此也无可奈何,因悟空本人也被“紧箍咒”所束缚,他也必须服从权势。这其实真实地折射出了当时封建社会专制的黑暗。吴承恩不仅喜爱悟空的责任意识和英雄气概,我该回去更喜爱悟空的那份永不泯灭的童心。她说吴承恩何以钟情于猴王

  

吴承恩借笔下的唐僧,我该回去抒发出自己的思想与观念。明代是我国文化发生碰撞和融合的时期,我该回去经济基础的变革打破了文化上的沉闷和保守,反映出新兴商品经济的思想在正统观念中滋生。这种具有强烈近代主义的人文特征和思想,与封建庙堂文化存在着本质区别。作者生活的年代,处在社会思想文化变革的动荡时期,他以文学家的敏感,感受到了这股人文主义思潮的来临。因此,他的不朽名着《西游记》也就摒弃了正统的封建思想和宗教观念,充分洋溢着新兴的近代文化气息,反映出市民阶层的意趣和追求。吴承恩在小说中对唐僧西行求法的志向是充分肯定的,她说讥讽唐僧的是缺乏孙悟空的胆识,她说认为取经路上的妖魔鬼怪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缺少一对能辨清真伪的法眼。孙悟空和唐僧对妖魔鬼怪的态度完全不同,悟空是以“除恶”作为“劝善”;而唐僧是以“劝善”作为“除恶”。这点很关键,读者一定要仔细品味。为什么唐僧一味地偏袒猪八戒,有时出现矛盾时不相信悟空呢?因为他认为“千日行善,善犹不足;一日行恶,恶自有馀”。他视孙悟空的棒打“妖魔”为秉性凶恶,甚至对悟空的做法产生了一定的思维定式。唐僧的这种“不杀生”体现的是佛教文化的观念和立身之道,悟空的“该出手时就出手”体现的是“江湖文化”的观念和立身之道。

  

吴承恩着作的《西游记》一书是明清时期“四大奇书”中最奇的书,我该回去是一部想像瑰丽、我该回去文采飞扬而又堂奥深邃,充满“幻、趣、怪、玄”色彩的科学幻想小说。它不仅是中国文学史上的瑰宝,它也是属于全世界的。如果我们把近400多年来现代科技文明的巨大成果好好分析一下,往往可以窥见我国历史上科学探索的深刻“胎记”,可以看到神魔小说《西游记》一书中科学幻想的巨大“投影”,如:“呼风唤雨、驭雷布云、腾云驾雾术”与气象卫星、遥感探测、人工改造天气;一筋斗云十万八千里的“腾云法”与隐形飞机、火箭、飞船;“千里眼”、“顺风耳”与卫星、雷达、预警机、手机;猴毛变术的“分外之法”与生物基因工程、克隆技术;炼丹术与现代医学;“火眼金睛”与微光夜视、光学望远和显微技术;“闭水法”与潜水衣、潜水艇;“砍不烂、烧不化”的美猴王与现代机器人;“如意金箍棒”与现代远距离杀伤性武器:“七十二变”万变不离其宗与近代物理学物质不灭定律,如此等等,不一而足。从整体看来。两相比照,当然已经面目全非,但是从它们的共性及内在联系分析,或原理、或功能、或技术、或规律来深究,究源探本,往往能洞察出《西游记》一书中的科学幻想和现代科技文明成果两者之间有着某些微妙且相似的脉络所在。这两者之间的内在联系被美国着名科学家乔治所言中,他在1930年于布朗大学所作的演讲《科学史上的东方和西方》中反复强调说:“实际上科学的全部形式的种子是来自东方的……不要忘记我们科学家的灵感来自东方。”我想,这“种子”与“灵感”一定会包括被美国人称为“猴子”的《西游记》中的东方科学幻想对西方科学家的启迪吧!神魔小说《西游记》在很大程度上是一部集大成的科学幻想小说;“西游科幻文化”启迪并代表着中华民族乃至全人类先进科学文化的未来发展方向,这是已被科技发展史所证明了的铁的事实。当初,在明代理学盛行、科技尚不发达的时代,吴承恩能在《西游记》一书的创作中突破理学的束缚,用科学幻想的神话笔触反映科技进步的时代要求,阐发“人定胜天”的思想理念,实属难能可贵。吴承恩是16世纪杰出的神话大师和未来学家,是在中华民族古老文明的土壤中崛起的人类现代科技文明的“预言家”。

物性、她说神性与人性的统一从环境看,我该回去这里有金碧辉煌的玉帝所在的天国,我该回去有晶莹瑰丽的龙王所居的龙宫,有阴森可怕的阎王所在的冥府,有烟云缭绕的如来所居的灵山,有安谧宁静的观音所住的南海,有灵禽异兽、奇花瑶草的仙山福地花果山,有激流滚滚、漂不起鹅毛的流沙河,有寸步难行的黄风岭,有铜铁也要化成汁儿的火焰山,有奇幻如海市蜃楼、恍惚似南柯一梦的护法伽蓝点化的仙庄等等。这种神奇瑰丽的环境,以其独立的审美价值,为我国古代长篇小说开辟了一个崭新的境界。

从情节上看,她说小说中的故事更是奇幻莫测。其中有孙悟空闯龙宫获得的净重一万三千五百斤、她说缩小可藏在耳朵眼儿的如意金箍棒;有下地府斗阎罗、生死簿上勾猴属的奇思异想;有升天闹天宫,直打得“九曜星闭门闭户,四天王无影无踪”的壮举;有偷仙桃、盗御酒、窃金丹,八卦炉煅烧七七四十九天却炼出一副火眼金睛,虽能一个跟斗十万八千里,却跳不出如来佛手心儿的离奇情节。表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和“一生必有一克”,如牛魔王芭蕉扇大可一丈二尺长,小可缩成一片杏叶噙在嘴里;煽一下,可将人煽出八万四千里,可孙悟空噙了定风丹,就能在漫天黑地的阴风前岿然不动。再如悟空的金箍棒可以一变千条,飞蛇走蟒般地打向敌人,可青牛怪却能用白森森的“金钢镯”一股脑儿套去。从形象看,自然界的各种生物,老虎、狮子、豹子、牛羊、花、鸟、虫、鱼,甚至骷髅都可成精变人,他们往往身奇貌异,似人似怪,神通广大,变化莫测。总之,作者将这些奇人、奇事、奇境熔于一炉,铸成了一个统一和谐的艺术整体,展现出一种奇幻美。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我该回去《西游记》对唐僧与孙悟空关系的描写,我该回去体现了作者对“修心”,即“劝人为善”的深入思考。如果“修心”以善为目的,那么唐僧无疑是一个理想的代表,他比孙悟空更能够体现善的纯粹性和完美性。然而,从“劝人为善”的手段和方法来看,作者似乎更倾向于孙悟空的“不善”,因为唐僧的以善的手段求善并不能真正达到目的,往往适得其反。不过,以“不善”的手段求善,也容易过犹不及,造成不应有的灾难性后果。因此,《西游记》作者希望能够将善与不善结合起来,统一起来,以达到真正能够“劝人为善”的目的,实现“修心”的目标。事实上,这一“修心”的目标,其实也只是一个善的神话。因为在《西游记》的描写里,到达灵山“净土”时,师徒四人在求取真经时竟然受到阿傩、伽叶尊者的勒索和欺骗,而佛祖对此却说“经不可轻传,亦不可以空取”,并没有责怪两位尊者,这说明那种纯粹和完美的善其实并不存在,即使在理想的西方极乐世界里也不存在。这再一次展现了《西游记》的思想含量和文化价值。

她说从优秀到卓越大多数人在完全成熟后,我该回去走进成人世界的同时,我该回去孩提时代的童心却尽皆丢去。而悟空的成长经历却是一个例外,他无论什么时候都依旧保持着一颗童心。悟空虽然心智成熟但又童心未泯。悟空降妖捉怪的英雄形象让我们尊敬,他顽皮的本性和充满童心的性格让我们备感亲切。

(责任编辑:户外)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